Feeds:
文章
留言

Archive for 2008 年 05 月

叛逆的國中歲月

最近因為英文課,再度面對我最討厭的一個議題之一,
『妳對基督教的看法』,
這讓我追溯到好久以前的回憶,
請基督教徒看到這裡為止,
不然我怕你們會氣死在電腦桌前。
 
小時候,每到煮飯時間,三不五時就會有怪怪的阿姨、醜醜的叔叔跑來壓門鈴,
明知道自己是私闖公寓,卻又像是打不死的蒼蠅,
怎感都趕不走,成天只會聽到他們說:
「妳相信神嗎?」、「妳好,小妹妹你願意接觸耶穌嗎?」
老實講他們講什麼我都不太記得。
 
但既然這樣我又何必提呢?
因為每次當我說我不要就把門關上時,
那宛若催命的電鈴就拼命地響,
不開門,我會被老媽罵甚至挨打,
開了門又要聽他五四三,
終於,有一天我覺悟了!
 
那是在我國一下學期的時候,
又是晚餐時間,又是那煩人的電鈴,
我打開家裡神桌的抽屜,
拿出了一本般若波羅密多心經,
順手拿起一串水晶佛珠,
緩緩地打開我家大門,
只見那人拿著一個不知道是耶穌的照片還是啥,
對我說出相似的話語,又是耶穌、又是基督教徒。
 
「等等,」我故裝嚴肅地打開我家鐵門,拿出我的佛經跟水晶佛珠,對著她露出微笑。
「妳要跟我傳道,可以,先跟我探討佛經的精隨吧!」
 
我緩緩打開第一頁,開始用正統的方式詠唱佛經,
她整個僵在那邊,我滿足地看著那扭曲的表情,
最後她到底有沒有聽我唸完,當然是沒有,
嚇得都逃了出去。
回到屋內,我奶奶、爸爸、媽媽看著我狂笑,不明所以。
 
之後我開始用盡各種方法惡整他們,
除了佛經,我還跑去圖書館借可蘭經,要他們跟我一起對阿拉真主膜拜;
拿出符水,隨手摘我家外頭盆摘的葉子,沾了之後灑向他們,說:去饖、去饖;
然後拿豬血糕請他們吃、拿葡萄酒要他喝下才聽他傳教;
最過份的一次,是點了三炷香對著她拜,當然她嚇得問我「妳在幹麻?」
「我在拜神。」我笑著對著她繼續拜三下。
「妳這孩子怎麼這樣?」她氣得想揍我吧?可惜這次我沒開鐵門。
「不好阿?那我抽掉一隻好了。」說完我就把其中一隻擺到旁邊,然後又給她連三拜。
「這有什麼差別嗎?」她不解地問著。
「三炷香拜神,兩炷香拜鬼。」我再度三拜。
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傳教士會罵髒話,邊罵邊衝下樓,
說去遇到瘋子。
 
想當然爾,我媽每次在我整完人家,
都會把我罵一頓,可那時候真的太叛逆。
「不然妳去應門啊!」
哈,我媽可是虔誠的佛教徒,
叫她去跟他們打交道完全不可能,
尤其是在她甩了一個傳教士三次門,
而對方又死纏爛打、不停壓電鈴的事情發生後,
最後都只好由得我去把他們整得哇哇叫。
 
現在回想起來,還真是回味無窮啊!
雖然不太記得當初的怪阿姨、醜叔叔們的模樣,
但是幾乎都記得他們被我嚇跑時的對話,
「遇到瘋子!」、「妳這孩子有病!」、「怎麼這麼沒教養?」、「爸媽怎麼教的?」
哈,我想起來了,我還對一個傳教士連罵一大串髒話,
還追著一個女的樓上樓下跑,只為了要她陪我喝下大悲咒水,
還拿過粗鹽灑過一個男的,
哈哈哈哈哈哈,真的好懷念啊!
 
大概是我惡整他們太兇了,從我國三開始就沒有基督教徒會跑進我家公寓傳教,
不過話又說回來,我比當初住樓上的伯伯好一點,
至少我是拿符水、大悲咒來淨化他們,
而不是拿拖地的水潑她,只因為她不停地壓門鈴。
廣告

Read Full Post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