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eds:
文章
留言

Archive for 2007 年 03 月

小步的演唱會真棒~!

我跟男朋友開開心心地,在六點多到達了演唱會地點─台北巨蛋。
人山人海的,真是可怕!
我想說,怎麼這麼都快7:00了,入場的速度這麼慢,
搞半天,原來他在門口設置了通關的關卡,用人工的方式檢查包包,
還要像過海關一樣,被儀器掃描身體,就怕有相機進去,
不過,還是讓我帶了手機進去,可惜,我的位置不是很好,所以早就決定不拍了。
花了好久才到達定位,想說怎麼小巨蛋內起霧,
後來回到家看了新聞才知道,那是濕度器,
為了保護小步的喉嚨弄的,
接著,我開始傳訊息通知各方不能去的人,
讓他們小小忌妒一下,哈~
 
一開場,小步就從空中下來,沒想到她的嗓門還真好,
我不自覺就跟著大吼大叫、跟著高聲唱了起來;
在她換裝的同時,後方的螢幕便會播放一小段影片,
當時我就在猜,會不會跟下首歌有關,
結果果然如此呢!
而且她中間還有忘詞,結果只好很尷尬的作出裝可愛的表情,
令人莞爾一笑;
聽著熟悉的歌曲,尤其是現場LIVE的,更加令人感動!
 
不過在我看到她穿著和服出場唱歌的時候,
真替她感到難過,天阿~台灣的氣候跟日本比起來是很熱的地方,
穿那種包三層的東西,還要在台上唱歌做動作,
大姐你一定會熱死吧!
超想說,請妳下次穿浴衣就好吧,和服這種會悶死妳的服裝就免了吧!
 
唱到尾聲,準備結束的時候,大家全力喊著AYU,
令兩旁螢幕上的A符號舞動了起來,不停唱著『AYU』的RAP,
害我跟老公大人笑成一團,
之後她便穿著演唱會的T恤跟團員跑了出來,
開開心心地用日文、中文、英文跟大家問好,
最好笑的是鍵盤手偷看小抄還被抓包,
當他問道大家喜不喜歡濱崎步的時候,
全場大喊著『喜歡』,讓小步吃了一驚,
問著:怎麼回事,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,這是從開場到現在最大聲的一句!
真的超棒的!
 
這時台下來有人舉起一塊布條,上頭寫著日文:小步請聽我們唱歌!
小步也很大方的讓大家唱,接著,從特一、特二、特三、2樓、一直到我們三樓,
都傳出了歌聲,就像是約好的一樣,
雖然有點亂,不過小步還是說很不錯,
可惜我不知道他們有要唱歌,更不知道是唱哪首,不然我也要唱,可惡!
 
最後安可曲連著唱五首,到結束前,
小步站在舞台正中間叫大家安靜,
還有人因為叫囂而被我們噓,
等到全場安靜下來後,
她沒拿麥克風,用盡全力大喊著「謝謝大家」!
整場歡聲雷動,真是棒透了,
而且散場的時候,她好像還搶廣播小姐的MIC,
大喊著「謝謝大家」,
害一堆人還衝了回去,以為她又出來了!
(謎之音:妳好像也是衝回去的那一個!)
 
看完之後的心得感想是:
可惡,下次我一定要搶特一區的票!
不然都只能看螢幕或者是她靠近的時候才能看到,
全然忘了小步很嬌小,沒進距離一定會看不清楚。
 
小步,辛苦了,謝謝妳給我們這美好的一晚,
希望妳在其他地方的演唱會都能順利成功,
加油加油GOGOGO!
廣告

Read Full Post »

最近依舊很倒楣~

我實在是很想說:狗年都過了!好運阿好運~你怎麼都不降臨在我身上!
 
昨天,有夠悲慘的一天,
工讀老師不知道是受了什麼樣的壓力,
逼著我們一定要快速完成一大堆其實可以慢慢來的事情,
一不順心就是怪罪到我頭上。
 
首先,一大早早餐沒咬上兩口,
就接到列表機可以去領回來的通知,
我只好放下我那溫溫的早餐,
一路「迷路」到資管系;
為什麼說迷路呢?因為─我根本不知道資管系在哪裡!
好不容易抱著一台不輕的列表機回到藝文中心,
兩手發軟、發抖、疲憊不堪地坐下還沒兩分鐘,
工讀老師跑來了,她說因為班上學生畫畫太認真了,捨不得叫他停下來下來幫我搬列表機,
我只能說,無言。
 
接著是中午,我一邊杵著手,一邊等著資訊中心的工程師來安裝兩台電腦,
結果居然到了中午都沒來,
老師因此而唸了我一頓,說我工讀不用心,應該要催他們的怎麼沒催,
我去妳的,我都已經很清楚地跟他們講好了,中午之前都有人,
對方也說只要列表機搬來,回去就會馬上請工程師過來,
結果老師非常不滿地打電話過去,然後又把同樣的話對著我唸了一次,
就回到她的辦公室,我只能很嘔地坐在那邊。
 
沒多久,資訊中心來電,得到的答案讓我為之氣竭,
居然是工程師有來,「在門口晃一晃沒看到人就走了」!
操!你就不會走進來是不是!阿是怎樣,我們的服務台角落剛好門口那邊看不怎到,
那麼懶幹麻阿!害我無故被罵!
 
接著是貼海報、忙公文、忙算工讀金、忙一堆雜事,
老師則是不斷地催促我們做這個做那個,
不停地打斷我們正在執行的事情,
我好想跟老師說,這些事情都沒有忙到要我們一天內趕到像豬頭一樣,
甚至有很多明後天都可以繼續做,唯讀工讀金和公文要早點跑,
當我忙到都不知道自己在忙啥的時候,
你居然又怪我沒跟另外一位工讀生說,有比較高檔的列印紙可以用來印作品名牌,
又怪我不用心,還要我多注意。
真是夠了!她開始印的時候,我好像還在忙其他事情耶!
我哪有時間可以去注意她拿什麼紙印,
我只是工讀生,我可不是妳的秘書,
為什麼妳自己該做的事情,卻得丟給我去做?
 
妳該自己去問的畢業學生電話調查,卻要我去打,
有沒有搞錯阿!我是做藝文中心的工作,還是在幫妳做妳自己的事情,
電腦,妳是電腦白痴那也就算了,這我覺得還可以容忍,
但是這種妳身為老師應盡的本分,為什麼要丟給我!
為什麼系上老師老是搞不清楚狀況,
工讀生是來協助處理系上或是藝文中心內部的雜事,
不是被妳叫去處理你私人的行政事務,
要這樣用,幹,麻煩妳另外付錢,妳以為妳是誰?
 
不夠用心?如果我不夠用心,他媽的昨天要做的事情會多上一倍,
知不知道負責主管很難找?我常常問系上說該主管來了沒,
得到的答案都是沒,不然就是開會去了,在不然就是剛走,
然後妳只會怪我文都堆在那邊不快點送,
如果真的這麼不用心,我一定把文收起來,還跟你說送出去了,
等到我想到之後我才會去跑,
怎麼,老師妳真想看看什麼叫做不用心嗎?
我可以讓妳知道我真的火大起來「不用心」會有多不用心!
 
妳之前還講了非常過分的話,
白痴透了,居然說藝文中心以後要請臨時工讀生就好,
如果我嫌錢不夠多就去系上打工;
妳真的認為臨時工讀生能夠幫妳處理一堆藝文中心該處理的事情,
那我到想看看若我真的到系上工讀,妳會不會拿著藝文中心的一堆文跑上來,要我幫妳弄!
我告訴妳,我一定一口回絕,請妳找妳自己的工讀生,
慢慢找喔!哼!
 
最讓我生氣的是,
在我們好不容易忙到快結束的時候,
妳補上的那句:「反正不會很急,慢慢弄就好了!」
幹,那我們四個今天是在忙什麼!是為了什麼而忙!她媽的有夠不爽!

Read Full Post »

換髮型~

想說~去年倒楣了一整年,
趁著老媽子喊著該剪頭髮了,換了一個新髮型,
這次首次挑戰小捲髮,
僅僅只是把下半段到髮尾部分燙捲,
然後修飾出一個可愛的(再次聲明,可愛是男朋友說的~)瀏海,
就這樣悶在家裡沒見人,直到今天開學為止。
 
剛到校通往視傳系大樓的路上,
遠遠就看到一個龐然大物走來,
哎呀~是那個命苦的爺爺。
「爺爺~」喊了一次。
他歪了一下腦袋。
阿哩~不會認不出來吧!
「爺爺~是我啦!」再一次。
這次他總算認出來者何人了。
 
「我認不出妳來。」
這是他經過我的時候說的。
 
就這樣而已?
錯!
後來晚上下課休息的時候,
我跑出來晃了晃,看到了佳燕,
她看了我很久,才認出我來。
 
「難怪我覺得有點眼熟。」
這是她認出來時說的。
 
是說我有變這麼多嗎…囧
連曲曲都說:「變年輕了,叫妳男朋友要看緊點阿!」
最好是有人要追啦!真是的!
 
不過~還是有點開心XD"
(女人咩~我果然只有這時候像女人~)

Read Full Post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