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eds:
文章
留言

Archive for 2007 年 01 月

我果然是狗年犯太歲……

真的是夠了!
先是扭到腳,然後是被困在系辦的電梯裡頭整整半小時,
然後是差點搞丟廣告設計乙級的准考證,
最後是明明已經結束工讀了,
卻還要被凹去學校,
而且還是只有加班約3小時,
阿是怎樣,狗年我就一定要這樣衰到爆嗎?
 
當我把腳受傷,包很大包的狀況跟同學朋友們說,
真的是喔!
汪汪得到一個新稱號:擁有藥燉狗蹄膀的 諾莉亞………
 
緊接著是告訴同學我要包很久的時候,
仁偉老大要我截肢,耕佑說要拿開山刀砍斷我的腿,靜芳說要我用爬的,
真琦要老公大人背我,小白爺爺要我放火燒掉,曲曲要我用滾的,
老公大人要我拿拐杖,魔王要我坐輪椅去逛台北國際書展…………
結論就是……快點過年阿……
汪汪不要犯太歲啦……………
我受夠了啦!!!!!!!!
廣告

Read Full Post »

媽啦~整個就很痛>"<

醫生:你的腳扭得非常嚴重,尤其是左腳腳掌整個向內歪掉,這幾天不可以爬高,包含爬坡、爬樓梯、穿高跟鞋。
 
我從來沒想到扭到腳是這麼痛的事情,
我居然腫到左腳完全不能穿球鞋,
慘的是我居然找不到我的涼鞋,
家裡的拖鞋都是塑膠的,
在幾乎快絕望到必須穿著藍色塑膠拖鞋的時候,
我看到了一雙擁有藍色櫻花的鞋子,
是的,我的藍色小木屐………
高4CM的可愛小木屐………
 
………
………
………我一定會被醫生罵死的………

Read Full Post »

  

自從姊姊被魔族所殺害之後,他對魔族充滿了仇恨,不斷地苦修魔法,鑽研魔族的一切,對於魔族更是趕盡殺絕,直到遇見她為止……

 

「啦啦啦~希望你再次回來的時候能丟棄手中的劍…」

一直以來,她不斷地在萊比地下城,以歌聲與外貌誘惑著前來挑戰的冒險者,死在她手裡的人類不知道有多少人,直到遇見他為止……

 

「特拉克!」一個身材矮小、束著一頭微捲的粉紅色馬尾,身著弓手專用的輕皮甲,叫住正要出門的金髮男子「你要去哪裡啊,魯艾利說等等要去巴里地下城探險耶!」

男子臉上露出了淺淺的微笑,回過頭看著自己的夥伴「瑪莉,你們兩個自己去吧!我今天有點事情。」

「耶?!要我一個人跟魯艾利大笨蛋出門喔!不要啦!」瑪莉對著他離去的背影哀嚎道。

 

「又到了艾維卡能量最強的時候了嗎?」一位身穿黑色緊身短裙,頭上帶著手工精巧的短尖耳帽,一頭酒紅色的長髮散落在肩後,她閉緊了雙眼,抬起頭深呼吸道。

「黑玫瑰,妳又要去見他了嗎?」一旁,一位身穿相似的紅色衣服,頂著一頭火紅色短髮的女子,冷冷地走到她身後抱住她,一雙手置放在她柔軟的酥胸上,唇緊貼著她的耳朵,像似吹氣又像似催眠般地說道「魔族跟人類是不可能相戀的,快點忘了他,將他殺了吧!否則,我就代替妳去……」

黑玫瑰拍掉她的手,從一旁的刀架上取下一把長劍「這與妳無關吧!紅魅,他是我的,由我決定該怎麼處理。」

「真是冥頑不靈。」看著她走掉,紅魅搖了搖頭嘆道。

 

「啦啦~啦啦~希望你再次回來的時候能丟棄手中的劍當我靠近你的時候,從劍鋒上映著我的樣子,那樣會讓我心痛!啦啦~啦啦~你第一次來到我的臥室時,其實我一點也不驚訝,因為我的心裡已經偷偷的愛上你。啦啦~啦啦~不要閉上你的雙眼,將我關在你那迷人眼神裡,你是讓我的心靈沈醉的主人,你是讓我的心靈沈醉的主人,黑玫瑰永遠的主人…」黑玫瑰一邊聞著手上的黑色玫瑰花香,被對著門,輕聲哼著魅魔之歌,在首領房門內靜靜等待著。

 

「這裡的骷髏還真是多到令人感到厭煩,都給我消失吧!」特拉克四周環繞著雷矢能量,對準成群的骷髏們發射而出。

 

是什麼讓我們倆人相互吸引的……

 

特拉克回想到初次見到黑玫瑰的情景,那是在首領門打開來之後,遍尋不著黑魅魔的蹤跡。

黑玫瑰回想到初次見到特拉克的情景,那是在她坐在首領房門上空,無神地望著自己所守護的這個地方,小聲地唱著魅魔之歌的時候。

 

「傳聞只要一個人獨自走到萊比地下城深處,撬開首領房門,就能夠見到美麗的黑魅魔,她們懂得人類語,不過看樣子只是個騙人的傳聞吧…」特拉克推了推眼鏡,嘆了口氣,在四周找尋離開地下城的鑰匙。

她一直望著他,看到他失望的神情,也讀出他眼神中,那一絲淡淡地哀愁,不知為何,她輕拍著翅膀,緩緩地從空中飛了下去。

 

一隻黑色的手高舉著一把淺金色的鑰匙,在他眼前搖晃著。

她舉起帶著黑手套的手,將鑰匙置放在他眼前晃著。

 

「人類,想離開地下城嗎?」她注意到那雙眼睛,那雙碧綠色的美麗雙眼,好像啊……

特拉克嚇得往後跳了一步,卻發現她只是靜靜地看著他,絲毫沒有想動手的欲望。

「我是來問妳問題的,」特拉克詠唱著魔法,在身體四周架起一層火燄戒備著,然後問道「知不知道兩年前,一個金髮女子被你們魔族殺害的事情?」

「………」黑玫瑰不發一語,面露哀傷地看著他。

「回答我!」特拉克將火燄往她身上射去,劃破了她右肩的衣服,燒傷了她的皮膚。

但是黑玫瑰確連眉頭都不曾動過,就只是看著他,不斷地看著,面露哀傷地看著他……

「妳看什麼看阿,妳懂得失去親人的痛苦嗎?」特拉克被她看到渾身不自在,同時也回想起姊姊死後的樣子,滿屋的鮮血,令他因憤怒而不由自主地不斷朝著她攻擊,像是洩憤一般,直到她倒臥在地上,渾身是傷,鑰匙從她手上掉落為止。

「為什麼妳都不反擊?」他氣憤地抓起她的頭髮問道,這種感覺就好像她是尋死一般。

「……你的眼睛真美,跟她真像……」黑玫瑰直勾勾地望著他。

「妳在說什麼?」

「………」黑玫瑰垂下眼簾,用極輕柔的聲音說道「昨天,我最後一位親生妹妹,在這裡…被人類給殺害了……他割下她的頭,斬斷她的四肢,鮮血濺滿了四周……」

這句話令特拉克愣住了,這樣的言詞讓他想到姊姊也是死得如此淒慘,緊拉著頭髮的手不自覺地鬆了開來,使她重重地摔回地面,然而她卻連一聲都沒吭,不…也許她早已哀莫大於心死了吧!

他從沒想過,魔族對於自己的手足,也是有感情的……

「你的眼睛,跟她真像,死在你手上也許還不錯。」黑玫瑰舉起手撫摸著特拉克的眼眸,使特拉克的身體微震了一下。

特拉克舉起懷中的匕首,卻怎樣都下不了手。

「……我剛剛問妳的問題,先回答我。」他找不到其他言詞,臨時只想到剛剛的問題,只好粗聲地要她回答。

「……我真的不知道。」她閉上雙眼,等待著他為她帶來的死亡。

看著她哀莫大於心死的神情,特拉克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,他舉起匕首,奮力地朝她刺去!

鏘地一聲,匕首沒入地板,距離黑玫瑰的臉僅僅只有幾公分之隔。

他起身,拾起了一旁的鑰匙,往出口前進。

「為什麼…為什麼不殺我呢?」黑玫瑰勉強地撐起身子,用盡力氣吼道。

「我沒有下手的慾望。」然而理由,他卻只放在心裡,沒有告訴她。

 

對於黑玫瑰來說,死亡或許是種解脫,她只是不斷地失去自己的姐妹,不斷地見到她們死後的慘狀,不停地在戰鬥著,一直在死亡邊緣徘徊,只因為那古老的詛咒中,她們必須永遠守護著那裡的秘密。

對於特拉克來說,他從未想過魔族也會有為親人悲傷的情感,他一直認為魔族都是冷血無情的生物,所以他從未停手、也從未失手過,這是他第一次失手。

 

這一夜,他們倆人各自失眠了……

 

來到首領房門,特拉克深深吸了一口氣,努力維持自己的情緒。

門外傳來了聲響,黑玫瑰輕輕地拋掉手中的黑色玫瑰,握緊手中的劍,將臉上的淚痕抹去,繼續唱著那首魅魔之歌。

 

特拉克在那次與黑玫瑰的相遇之後,確定了媚魔們懂得人類語言,此後便常常前往萊比地下城尋找其他魅魔問問題,可是每次出現的總是黑玫瑰。

黑玫瑰尋死的態度,幾乎快把他給逼瘋,每每他將她打到厭厭一息時,他總會注視到她那雙帶著哀愁的雙眸,而又再度作罷。

直到有一天,黑玫瑰對他說「我似乎愛上你了。」

「騙人……你們魔族懂什麼愛情!」特拉克慌亂地吼道。

「這是紅魅說的,她說與其說我是尋死,不如說是我不斷在尋求你的目光能夠正視我,為了讓這雙碧綠色的雙眸為我所有……」黑玫瑰有對他露出史以來第一次的極淺笑容「我想了想,也許是這麼回事吧……一開始只是因為那雙眼睛與妹妹很像,所以想死在你手中,其實我可以尋找其他冒險者來殺我,但我卻不斷地想出現在你眼前,想見你的心情越來越嚴重,直到她說那段話時,我才恍然大悟。」

特拉克瞪大雙眼,不敢置信地看著她舉起了那把,她從未在他面前高舉的長劍。

「我不會殺你的,就如同你不會殺我一樣,我只想擁有你……」她的眼神終於在傷痛中,恢復了神采。

 

這是特拉克帶給她,使她能夠理解愛人的感覺,美中不足的是她不懂得如何去愛人。

而她也替特拉克帶回了,屬於人類特有的溫柔,糟糕的是他在仇恨與愛情之間兩難。

 

首領房門打開了,特拉克漠然地看著眼前的美人。

首領房門打開了,克莉絲面露複雜地看著英俊少年。

 

為何妳不是人類?為何妳是我最仇恨的魔族呢?

為何你不是魔族?為何你總不能接受我對你的情感呢?

 

王房內一陣安靜,倆人在這個地方找到了彼此,卻因身分而永遠無法結合。

只能藉由互相攻擊的情況下,才能觸碰到彼此,倆人卻又不捨得殺害對方,就這樣一次又一次地度過了漫長的歲月,直到黑玫瑰背叛了魔族,特拉克因為詛咒而變成半人半熊。

 

「克莉絲修女,我來兼職的,請問有什麼兼職可以做嗎?」一個嬌小的小女孩,笑嘻嘻地來到她的面前問道。

「好孩子,那幫我挖十個馬鈴薯吧!最近神殿內要祭祀,需要一點點小祭品。」克莉絲微笑地將一張寫有物品的紙條交給她。

待她跑遠後,她抬起頭來看著天空,撫摸著特拉克遺落的信物─一把破損的眼鏡─默默地替他祈禱著。

在雪原上,一隻棕色的大熊一邊撥弄著滿地的白雪,一邊呼出淡淡的白煙,牠抬起頭,看著天上明亮的帕拉魯,回憶起那哀傷的紅色雙眸,對著天吼道。

Read Full Post »